毛泽东、朱德默然良久

1942年5月27日,即左权牺牲后的第三天,毛泽东、朱德得到确切消息。几天来,延安与八路军前方总部的联络完全中断。自25日夜,毛泽东、朱德收到第一二九师关于总部遭敌袭击,人员分路突围,左权下落不明的电报后,便牵挂万分,彻夜不眠,焦急地等待着太行前线的音讯。27日拂晓前,终于等来了第一二九师的报告:彭德怀率部由石灰窑西北方向突围,左权突围中阵亡,罗瑞卿、杨立三向黑龙洞方向突围后,再次与敌遭遇。

毛泽东、朱德手持电稿,默然良久,他们既为彭德怀的突围而庆幸,同时又难抑对左权牺牲的悲痛。毛泽东当即提笔复电刘伯承、邓小平转彭德怀:"感日五时电悉。总部被袭,左权阵亡,殊深哀悼......"

朱德对左权的牺牲极感痛惜,"回忆起十余年战友的一生,不禁黯然",随即挥笔而作《吊左权同志在太行山与日寇作战战死于清漳河畔》的悼诗:

名将以身殉国家,愿拼热血卫吾华。

太行浩气传千古,留得清漳吐血花。

左权殉国后,当时八路军方面没有马上报道这一消息,因为如果立即如实报道,就会暴露总部被包围的不利情况,助长敌人的凶焰。而此时日军也不知道在十字岭合击的是八路军总部,以为合击了第一二九师师部,并在战报上大肆吹嘘了一番。为了迷惑日军,经彭德怀批准,有关人员在6月2日战报中增添了一则消息:左权副参谋长在太行军区第六军分区某地指挥伏击敌人的胜利作战中不幸牺牲。此后一段时间,延安和其他地方的中共报纸,均据此报道左权的牺牲日期。

6月15日,延安《解放日报》在显要位置以《麻田血战英勇杀敌,左权同志壮烈殉国,华北军民同声哀悼誓复此仇》为标题,公开发表了左权牺牲的消息。同时,还发表了朱德的悼诗《吊左权同志在太行山与日寇作战战死于清漳河畔》和悼文《悼左权同志》。朱德在这篇文章里对左权的一生作了高度的评价,其中指出:

十余年来,左权同志为了中华民族的解放,为了中国人民的解放,在枪林弹雨间,出生入死,奋不顾身,从事武装战斗,成为我八路军最优秀的将领之一。然而今天,他与我们永别了!这自然是我们民族很大的损失,是中国人民很大的损失,是我们的很大的悲痛。

左权同志一生辛勤劳苦,为民族与人民的解放事业,贡献了他的毕生精力,直至他的生命,对于中华民族,对于中国人民,是有很高的功绩的。他曾长期担任高级兵团参谋长的工作,参与了我军许多重要战役建军工作的规划与领导,特别是抗战以来,他在极残酷艰难的敌后环境下,忠心赤胆,为国为民,劳瘁的工作着。在他的策划之下,八路军发展成为数十万劲旅,全华北成为日寇所不能摧毁的堡垒,成为大后方安全的屏障。在军事理论、战略战术、军事建设、参谋工作、后勤工作等方面,他有极其丰富与辉煌的建树,是中国军事界不可多得的人才。左权同志的这些功绩,是永远不会磨灭的。中华民族、中国人民、中国军事界,千秋万代,将永远崇仰这个模范军人。

对左权的不幸阵亡,中共中央负责人均沉痛异常。周恩来闻讯从重庆特地发来专电,询问详情后,于6月21日在重庆《新华日报》上发表悼念文章《左权同志精神不死》。文中说:

左权同志死在壮年,以他的志行才力,经验学识,所能贡献于国家民族,尽力于革命军队者正大,今一旦壮烈牺牲,对于抗战事业,尤其是对于十八集团军和敌后人民,真是一个无可补偿的损失......他之牺牲,证明他无愧于他所信仰者,而且足以为党之模范。左权同志又是一个有理论修养同时有实践经验的军事家。他在军中,居常喜欢研究,喜欢译著,同时,他又勤于工作,忠于职守。他善于游击战争,但他也不忘正规战术,所以他在军队正规化的口号下,尽了他最大的责任......左权同志已作先躯了,万千个左权同志的化身将继续起来,千百万的人民和军队将踏着他的血迹前进。